负重的是路,终究还是人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负重的是路,终究还是人

点击:93083
  

  事件观
  负重的是路,终究还是人

  人类生来恐惧黑夜,自古日落而归。内燃机开进物流网络,货车司机也成了大地上最繁忙的夜行者之一。

  一个寒露刚过的傍晚,一辆红色货车驶上高架桥。桥下绿色的交通信号灯亮起,黄色、白色的小轿车依次穿行,车里有家在外地的单亲爸爸,也有即将到家的女儿和妈妈。然而,黑色最终成了这个夜晚冰冷的底色。

  货车超载,高架桥侧翻,路人被砸。10月11日凌晨,警方通报证实,这场10日傍晚发生在江苏无锡的事故,造成3死2伤。该桥段设计方称,高架桥设计完全符合各项规范要求。目前,官方初步定性此事故为:货车超载导致高架桥侧翻。

  即便人们知道从桥上驶过的是一辆辆超载了百余吨的货车,仍然会质疑桥梁质量。于是我们会在网上看到诸如此类的评论:“超载是国情,都超了20年了,修桥的时候不会想不到吧,怎么能让卡车背锅?”笔者不排斥思考问题的复杂性,但也不能够容忍部分人因为习以为常,就把超载问题冷置一旁。

  我们总寄希望于一座好的桥梁承受住不可抗力;寄希望于一项好的管理限制人心中的“坏”。就好像那些对中国桥梁不自信的半挂车车主们,把安全寄托于自己拐弯抹角地躲高架,从而避开问题本身。

  一座设计合规的高架桥,也可以“超载”,但不可无限制地放大“超载”的重量。若疏于限重管理,压翻高架桥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早晚会来,而“限重”,一要限制重卡上高架桥,二要限制重卡超载,但治其源头还在二,而非一。

  只是舆论场里,总不乏“不超载就亏本”“迫不得已谋生计”“中介盘剥”等给超载寻找借口的声音。人们试图追寻,超载的重量是否来自货车司机难以承受的、各个方面的重量,比如夜行者们在路上遇见的索命、索财、索油的“小鬼”。即便如此也不该赌上道路中其他人的生命,让自己变为“无常”。我们同情生路艰难,那马路可有宁日?

  现实也绝非是“不超载活不成”,而是市场失序造成“不超载不成活儿”。此次事故后,无锡货车物流市场在不超载情况下猛涨的运费,以及货车司机对新市场行为的认可,也证明“不超载能活”。当我们从复杂的制度条文里,扒不出解决问题的方法,不如让货运市场在规则内恢复秩序吧。

  如果只有生死,才能够触动货车超载利益链条上的恻隐之心,还要撞见多少次死神,车轮才不必承此重负?还要多少条人命,超载才能够止于出发前?

  悲剧不会等待释重的漫长归途。“治超”以来,由货而起的祸,总是在不同的地点以类似的方式上演。

  2009年7月,严重超载的货车靠右密集停车,造成天津境内一匝道桥坍塌,酿成5车坠落6人死亡的惨祸;2012年8月,黑龙江一段长121米的桥梁倾覆,4车坠下3人死亡,超载为直接原因。此类新闻,屡见报端。

  “生命的重量,比我们想的重得多,比超载车辆重得多,比坍塌的大桥重得多。”这是无锡高架桥侧翻事故中逝者亲属所写悼文中的一句话。在高架桥下,并非所有人都能像那位三轮车司机一样,有死里逃生的运气。

  如今“塌桥之祸”根源的争论,仍荡漾在喧嚣的网络余波中。交通运输部今年5月公布的一份通知中测算,车辆若超限超载的50%,公路使用寿命将缩短约80%。路命短,路人命长矣?超载,试探着中国桥梁的终极承重量,也在试探着死神的慈悲心。

  我们皆知,超载的货车司机,定无主观伤人之意,但若是只追随心中对利润的渴求,放弃了对生命的敬畏,无伤人之意,也可能跑出伤人之途。超载的重量,看似落在轮胎和桥路上,但终究是落在人身上。

  不堪重负的是路,终究还是人。

  但也需知,所有的罪与罚,不该仅让货车司机来扛。超载是几十年来,道路系统积久难改之弊。货车司机,只是其中一环,甚至是其中的弱势群体,重拳该打在核心利益获得者身上,因为再结实的桥梁,也扛不起欲望的重量。

  时隔一周,无锡高架桥侧翻事故的最新消息已被其他新闻淹没。但在这片土地上,仍有千千万万的高架桥等待车辆抵达、通行、离开,它们连接着港口与仓库,也连接着远方与家门。每一条路上,都有无数生命的奔波,每一辆车里,都装载着一个具体的生活。

  李强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顶一下
(25891)
踩一下
(21302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